1. <p id="1drjk"></p>
                首頁 日報 晚報 金融 評論 文苑 交通 攝影 校園 小記者 看鄉村 專版 市場
                陽泉新聞網 >> 讀書
                《叛逆者》:幽暗時代的一道光
                發布日期:2021-07-08 09:09
                來源:新華網
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《叛逆者》畀愚 著 人民文學出版社 

                  大多數人對畀愚小說《叛逆者》的認識都來自同名電視劇。如果沒有朱一龍、童瑤、王志文、王陽等眾多演員的精彩演繹,我們或許不會關注這部小說。小說《叛逆者》并不長,甚至有些單薄。我們很難將這本4萬多字的中篇小說與一部43集的連續劇聯系在一起。電視劇雖然在改編上下了不少功夫,但這個故事終究還是基本保留了最初的脈絡。

                  比如男主角林楠笙。在采訪中,幾位主演不約而同地將這部劇戲稱為“林楠笙傳”。事實上,在小說中,畀愚并沒有過多描述林楠笙的過去。這個堂吉訶德式的人物從一出場就帶著強烈的神秘氣質,就像活在幽暗背景中的影子。誰都不知道他來自哪里,只能通過一些模糊的材料,大致了解他的身份:他是大學助教,與女主角朱怡貞曾經有過一段師生戀,卻被女方的母親無情拆散。

                  6年后,兩人再度相見,已經身處兩個不同的陣營。彼時正值1942年,林楠笙是軍統上海站的一名特工,為了保護朱怡貞身負重傷,被秘密送入香港的日軍陸軍醫院。這是小說的開場。這一幕被完好地搬到了電視劇中。它出現在全部43集的第29集。此后的故事,基本沿著原著小說的敘述節奏,一步一步地詮釋下去。但這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前28集的故事,以及在其中發揮著重要作用的反派陳默群、王世安,究竟是不是編劇“腦洞大開”的杰作?

                  當然不是。在談到原著小說與影視改編之間的關系時,畀愚提到了“物盡其用”的概念。這就好比作者寫出小說,編劇并不需要服從作者的意愿,而是按照自己的想法進行挑選、加工,最終制作出較為理想的版本。從這個角度來看,電視劇《叛逆者》就是“物盡其用”的產物。它與小說互為一體,氣質上高度契合,情節上互為補充,拓寬了原著小說的外延,豐滿了人物,強化了時代背景,使這個發生在腥風血雨中的故事,變得更加有血有肉、真實可信。

                  因此,為了完整地表現林楠笙的成長,電視劇為他加上了極具年代意味的一筆:剛剛師范畢業,一心想著救國,卻深知教育無法拯救國民,于是投筆從戎,加入復興社(軍統的前身)的特訓班。值得一提的是,在創作《叛逆者》之前,畀愚曾寫過一個短篇《郵差》,細致刻畫了小人物徐仲良的成長——他在淞滬會戰后成為一名特工。小說《郵差》也收在人民文學出版社新近出版的畀愚小說集《叛逆者》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原著小說里,顧慎言是林楠笙的上司,也是他的老師。顧慎言說:“干我們這一行的就是在刀尖上跳舞?!狈路鹗菍@句話的回應,林楠笙開始了他的“成長”。這意味著讓心腸慢慢變硬,意味著拋開小我,為信仰而戰。那是一次次生離死別,一次次內心震撼:在香港,林楠笙得知被日軍逮捕的摯友左秋明撕開自己的傷口,在病床上流盡鮮血,靜靜地死去;在重慶,林楠笙看著顧慎言在自己面前服下毒藥……而在電視劇中,顧慎言的主動犧牲被“升級”為新老“郵差”的接力,凸顯了共產黨人的舍生忘死、前赴后繼,也讓林楠笙這個軍統“叛逆者”對共產主義的信仰更為堅定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那個紛亂幽暗的時代,“在刀尖上跳舞”的豈止是背負特殊使命的特工,更包括彼時千千萬萬的普通人。顯然,畀愚無意簡單地鋪排一段非同尋常的特工人生,他更愿意全面地展現那些被歷史車輪無情碾軋的小人物的命運。比如藍小姐。上海淪陷后,她被迫與年幼的兒子分離,獨自去了重慶??箲饎倮?,她回到上海,本以為可以好好照顧兒子,不曾想小小的他卻意外地死于流彈?!杜涯嬲摺穼懣床灰姷臄澈髴饒?,寫人物內心的嬗變,寫情人的分離與思念……歸根結底寫的還是亂世中的普通人在時代洪流中掙扎取舍——很多時候,他們看不清未來,握不住現在,唯一的訴求是如何能夠在亂世中生存下去。但更多時候,他們的存在像一道光,照亮了這個灰暗的時代,拓寬了“叛逆者”的內涵。如藍小姐在猜到林楠笙的身份后仍冒險幫他執行任務,最終犧牲。就像畀愚所說,“盡管世事如牌局,但我確信人生中有些變幻跟這個世界無關……所以,我們更有理由去尊重那些從時光暗淡處放射出來的人性光芒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是的,好好活下去,在亂世中是一件多么艱難的事。而更艱難的則是于黑暗中堅守信仰。小說《叛逆者》更像是一種群像式的寫作。畀愚的筆下活躍著這樣一群人:他們是死而復生的丈夫,也是生死不明的情人;他們是叛逆者,是偽裝者,也是潛伏者。他們都走上了自己選擇的路,雖然深知這條路漫長而曲折,但是他們并不后悔,坦然地為信仰而獻身。林楠笙只是他們中的一員。

                  故事中的每一個人似乎都在追問:“你是誰?”在那個時代,如果不是向上級求證,收到確認身份的電報,誰都不會知道面前的這個人究竟是敵是友,甚至包括最親密的朋友和戀人。但這并不能阻擋他們對光明、對美好的向往。就像那行著名的詩句:“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,我卻用它尋找光明”——這或許是對《叛逆者》最好的詮釋。(谷立立)

                編輯:
                主管:陽泉市互聯網信息辦公室 主辦:陽泉日報社
               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:14120190003
                晉公網安備14030302000113 晉ICP備07004459
               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編號:(晉)字第060號
                地址:山西省陽泉市桃北中路87號 電話:0353-6658025 郵編:045000
                舉報電話:0353-2297677 投訴郵箱:1481219960@qq.com
                陽泉新聞網版權所有 建議使用分辯率1024*768
                陽泉新聞網新浪微博 陽泉新聞網人民微博
                亚洲AV优女天堂熟女
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p id="1drjk"></p>